🍘照烧甜甜伊🍘

不开心的时候会打伞飞走

世界频嚎到的憨憨刀爹
真是和我臭味相投

做了数学作业之后画了一晚上儿子
开心开心

人老了就喜欢碎碎念

唉,说真的,我一直都认为,不管是多么深厚的感情,在经过长久的不沟通都会慢慢变淡。尽管我很舍不得从前的亲友,但是不得不说,互相之间联系、互动的减少,是真的可以让无话不说的两人分道扬镳的。


但是后来我遇见了一个憨憨婆娘叫苏铃唯……。


真的是想到就会觉得非常非常地安心的人,好他妈厉害一个女的。


简直就像我的一面盾。


从前有两个好朋友、他俩约着打jjc。

我第一次见她其实不是在长白山竞技场,是江南某个临河的村前。记得那天的天空特别蓝,还有朵特别像月奴的云飘在我头顶;我眯着眼走在路上的时候,看见有个女孩子蹲在路边,眼神极其温柔地看着什么东西。


我不由自主地朝她那边走去,低头一看,是只圆滚滚的小兔子。


听一起打登剑阁的师妹说,129论剑有个特别凶的沧海,跨修秒人不眨眼,而且不管和对手的实力差距有多大,她都从来不按退出;别看她个子小小的,挥起大刀来一点都不手软。


「她简直就是个恶魔。」师妹瘪着嘴。


我捏着铜镜,盯着榕树下那人微微勾起的嘴角,忽然地感到有些犯困。也许是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,以至于我脑袋晕乎乎的,一瞬间冒出了什么不真切的想法。


我心想,原来恶魔的笑也这么好看。


给中奖小朋友的小人

不可以用喔

剑网三真好玩【激情复读】

「未然。」

「愿天族的光芒指引你。」

是之前那个世界观里的孩哈哈哈